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红烧翅膀
      百年为客老,一念爱乡深。

      于凡一路上的行程还算是顺利,一共坐了将近八个小时的汽车,到达DY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故乡,我回来了。

      三年多了,于凡有三年多了没有回老家了,这里的变化还是很大的。汽车客运站直接搬了一个大地方,从原来的市中心搬到了城南。客运站看起来更大了,也更洋气了。满车的人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车,每一个人脸上却又挂着愉快的笑容。没有什么能比回家更令人开心和兴奋的了。

      车站门口依然站了两排准备拉客的司机“夹道欢迎”,凑够人数就发车,他们不停地拉客。对于这些人“热情”,于凡非常不喜欢,很多时候一个城市的第一印象就被这些宰客的黑车司机给搞砸了。于凡心想:如果把那些成天在电视上打广告的钱拿来整治黑车司机,那该有多好,一定事半功倍。

      于凡穿过了这群人,径直走向了正规出租车的等候地点。

      排队等了一会,上了车,于凡给妈妈发了一条微信:“妈,我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了,估计一会就能到家了。”

      于凡妈妈秒回:“好的,我和爸爸都在家里等你呢,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鸡翅膀哦。”

      于凡看到这里,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在外面,于凡最爱吃的东西就是勇记干锅,在家里,于凡最爱吃的食物就是妈妈独创的红烧鸡翅,这个味道是妈妈的绝活,是任何馆子都无法做出的美味。一天的旅途劳顿,让于凡肚子里的馋虫们早已嗷嗷待哺,加上鸡翅膀的诱惑,更让它们呼之欲出了。

      晚上的路上车并不多,像DY市这样的三线城市的郊区,和XA市比起来更是显得安静。于凡望着路边的风景,自己已经有三年多没回来了,家乡这三年变化真大啊,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高楼大厦,路面也被翻修平整了,整个道路也宽了不少,以往略显昏暗的路灯现在也换成了洋气高端的欧式路灯。

      没过一会就到家了,小区的门口倒是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只不过多了几个大大的红灯笼,显得更有节日的气息,于凡当年走的时候可没有这个。

      “季师傅,请帮我开一下门。”于凡对着门卫室里的师傅说。

      门卫季师傅把老花镜往下拉了一下,仔细看了看于凡,惊喜地说:“这不是小于吗?你回来了?”

      于凡和善地说:“回来了。”

      季师傅:“听你爸妈说,你在外地工作吧?几年没回来了,挺忙的吧?快回家吧,你爸妈估计在家等着呢。”

      于凡笑了笑说:“是的,谢谢你们,也提前祝你们春节快乐。”

      于凡和季师傅互相寒暄了一下,就往家里走去,越是靠近家门口,于凡的心情就越是复杂。

      于凡的家境还不错,家是一栋联排别墅,三层,算上地下室和屋顶阳台,一共有五层。其实别墅没什么好的,大部分时间都会浪费在爬楼梯上,每次最令于凡崩溃的事情就是从地下室取毯子拿到楼顶去晒太阳,这个爬楼梯可让人费劲惨了。

      到了家门口,虽然是自己家,可是于凡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一丝紧张。踏入了DY市地界之后,于凡身上的光芒似乎被自动削弱了,变得没有在XA市那么自信了。

      家里的钥匙于凡还是有的,于凡小心翼翼打开了家门,一股熟悉的家的味道铺面而来,于凡向里一看,妈妈正在一楼的餐桌旁坐着看电视。

      “妈,我回来了。”于凡开口说道。

      妈妈转过头,温柔地看着于凡,笑眯眯地说:“一路上很辛苦吧?鸡翅膀刚才有些凉了,妈给你拿到微波炉打热去了,你先换好鞋,等我把鸡翅膀端出来。”

      于凡嗯了一声,将行李箱靠在了墙边,于凡的拖鞋早早就被妈妈提前拿了出来,洗干净后放在门口。于凡低着头,这还是三年前年于凡离家前穿的那双拖鞋。

      于凡换好鞋后,向屋里一边走,一边东看西看。妈妈非常贤惠,家里被妈妈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

      于凡坐在餐桌旁,望见厨房里的妈妈正在忙前忙后,便问:“妈,需要我做什么吗?”

      妈妈:“你坐那就好。妈马上过来。”

      于凡仔细看了看妈妈的背影,三年没见,似乎又多了不少白发,很多白发应该都是因为操心自己

      而长的吧,想到这里,于凡内心复杂,自责。

      妈妈端着一大碗红烧鸡翅膀从厨房里出来了,香味立马填满了整个餐厅,这是于凡最爱的味道,于凡激动的搓着手。

      “妈,我开动了。”于凡有些等不及了。

      妈妈慈爱地说:“开吃吧,饿坏了吧?”

      于凡拿起筷子捻起一块晶莹剔透的鸡翅膀放在嘴里,还是那个味!鲜美,嫩嫩的鸡肉配上妈妈独特的酱油糖汁,让于凡赞不绝口,这个味道,绝了!

      妈妈看着于凡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很欣慰,她一直温柔地盯着于凡,说:“这些年你好像更壮了啊,而且黑了不少嘛。”

      于凡一边往嘴里塞鸡翅膀,一边刨着米饭说:“嗯嗯,在外面跑得多嘛,XA那边比这里晒。”

      妈妈:“一个人在外地一定很辛苦吧?”

      于凡嘴里还嚼着饭:“不辛苦。”这哪敢说辛苦啊,说了辛苦岂不是更让妈妈担心吗?而且要是告诉妈妈最近发生的这些惊险的事情,妈妈估计得几个星期睡不好觉。

      妈妈也属于敏感型人格,对事情的洞察能力极强,但也更容易对外界的刺激有过度反应,这和于凡的特点一样。

      妈妈又问:“有女朋友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于凡差一点被饭噎住了,咳了好几下才顺过来气,头也不抬地回答:“没有,不着急找呢。”

      知子莫若母,尤其对于于凡妈妈这种敏感型的人来说,于凡那些小心思哪里藏得住啊。妈妈一脸坏笑地说:“有照片吗?妈帮你参考参考?”

      于凡的顿时觉得脖子上似乎有蚂蚁在爬,尴尬得不行。。

      正当于凡构思如何来搪塞妈妈的时候,楼上传来了下楼脚步声,于凡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已经站在了楼梯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于凡。

      于凡放下了筷子,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低沉地说:“你还没睡啊?董事长,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