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曹魏虎兕 > 第一六一章 糜家兄弟
    而让夏侯安没想到的是,糜竺居然也在这里。

    糜竺何许人也?

    当代的杰克马,文武皆不行,唯一的技能,就是钱多。

    古有四民:士农工商。

    商排在最后,可见其地位低下,且奸诈狡猾之词,也多用在商贾身上。

    然而糜竺却能依靠商人身份,被陶谦聘任为别驾,别驾乃州地高级佐官,出行视察不与刺史同乘,而另乘车驾,故有此名。

    由此可见,糜竺财富已经多到连州牧都为之动容。

    而糜竺本人身上,却察觉不出有任何的市侩气息,若非孔融提及,夏侯安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教书夫子,毕竟糜竺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衣衫朴素,不似富贵之家,相貌敦和,颌下有须,很有儒家气质。

    财神爷就在面前,我居然没能认出!

    只要能和糜家绑在一起,那以后就根本不愁钱了……

    想到这里,夏侯安眼神发亮。

    不过该怎么和糜竺结交,这又成了新的问题。

    第一次见面,你总不能说,小糜啊,我瞧着你人不错,哥们儿最近手头紧,你拿个几十百万钱来花花?

    亦或者是,泪眼朦胧的跪舔一番:糜大哥,小弟与你神交已久,今日甘愿拜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汝死后,汝妻子我养之……

    脑补一番过后,夏侯安果断选择了放弃。

    算了,这件事情急不来,来日方长吧!

    想不到好的开场白,夏侯安就在位置上举起酒盏,向糜竺遥敬了一杯。

    接着,一饮而尽。

    话不多说,一切都在酒中。

    瞧见夏侯安敬酒的举动,糜竺目露诧异。

    他虽有别驾之名,但在很多人眼里,还是摆脱不了商人的低贱身份,尽管这些人嘴上不说,心里也在鄙视。

    而堂内这个格外夺目绚烂且意气风发的少年,居然在向自己敬酒!

    有那么一瞬间,糜竺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产生了幻觉,亦或者这少年只是无心之举,根本不是向自己敬酒。

    糜竺没想明白,恍惚之间,忽有士卒来报:城外出现大量兵马,正朝着郡城行进,不辨旗号。

    饮宴间的诸人乍听这个消息,霎时手头一抖,杯中酒水差点洒落出来,目光纷纷看向坐于正堂的北海一把手。

    众人目光投来,孔融也是头皮发麻,来者不辨旗号,十有八九就是贼兵引来的援军。

    如何是好?

    孔融心里没谱,只好将求助的眼神看向堂下少年,希望他可以拿定主意。

    众人慌得不行,夏侯安倒是淡定。

    有坚固的城池,足够的粮食,兵丁也有,光是坚守都能耗死贼兵,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在怕些什么?

    只要不是三国前十的谋士来搞我心态,以当前这种局面,其他人来,夏侯安还真没在怕的。

    更何况,还是些乌合之众。

    不过,有位巨佬曾经说过,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所以夏侯安也没托大,放下手中酒樽,环顾一圈众人,起身说道:“诸位勿忧,且随小子前去观探。”

    小小少年处变不惊,诸人仿佛又有了主心骨,纷纷跟在后头,动身去往城楼。

    营陵城外十余里,一支三千人的兵马正在向前行进。

    为首者头戴缨盔,身披轻甲,面如冠玉,阔耳慈目,带有如沐春风之感,令人见了,忍不住想要与之结交。

    在其左边,九尺高的骑马红脸汉丹凤眼卧蚕眉,身穿鹦鹉袍,手提青龙刀,髯须垂于胸前,以左手轻抚。

    右边的男人则稍矮一些,但也不下于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一袭黑甲覆身,手中丈八矛,一看就很不好惹。

    这一行不是别人,正是刘关张三兄弟。

    前些时日,从北海趁夜脱逃的糜芳来到平原求救。

    “孔北海竟知世间有刘备耶?”

    这是刘皇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的当场反应。

    不久,他便召集麾下兵马,只留孙乾守城,自己则带着两位结拜兄弟,亲自上阵前往北海救援。

    然则……

    青州境内不太平,到处都有贼患作乱。

    在百姓中享有仁义之名的刘皇叔自是不能无动于衷,眼见百姓遭难,他便一路从各县剿贼过来,所以贻误了不少时机。

    临近北海郡城,为了不让贼兵发现,刘皇叔特意下令偃旗息鼓,想从背后打贼兵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

    然而,他失算了。

    在营陵境内,压根儿没见着贼兵。

    “我说姓糜的,你说北海郡城遭贼人围困,找我大哥求救。你现在自个儿瞅瞅,前面就是营陵城了,这附近哪有贼兵,你该不会是专门来逗我们闷子的吧!”

    原本想卯足精神、大干一场的张飞迟迟不见贼兵,很是不爽的冲糜芳喊了起来。

    声如奔雷,大嗓门儿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糜芳皱眉强忍聒噪,他很不喜欢关、张二人,一个傲慢,一个狂躁,也就刘备凑合,待人还算有礼。

    尽管心中不悦,糜芳嘴上却不敢与这位张三爷抬杠,环顾四方说着:“三将军,我发誓真有贼兵,而且人数有好几万之多,将郡城围得水泄不通……”

    张飞可不听这些,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没好气道:“那你告诉我,人呢!”

    “这……”

    糜芳涨红了脸。

    关键时刻,还是刘备出来解围,呵斥了张飞:“三弟,不得无礼!”

    张飞果然闷下声去。

    糜芳见此暗自称奇,换做别人,以张飞的暴躁脾气,少不了要与其大战三百回合,偏偏对这个大哥,他是言听计从。

    兴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呵斥完张飞,刘备又转过身来,拱手与糜芳赔礼:“愚弟鲁莽,还请子方万勿放在心上。”

    欲成大事,须有巨商资助。

    这一点,刘备很是清楚。

    而作为徐州巨贾的糜家,就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糜芳对此摆手,经商这么些年,商人的处事法则多多少少也学到了些,他笑着说道:“使君无须致歉,三将军真性情,我素来是佩服至极。”

    偏头故意看向别处的张飞动了动耳朵,鼻息重重哼哧一声,仿佛是再说,算你小子识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