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小辣椒 > 第1222章:爸,你怎么不骂我
    第1222章:爸,你怎么不骂我   

    唐泽身躯僵了下,最后还是没睁眼,“还是算了,睡觉吧。”

    

    可别再折腾他了。

    

    清心寡欲,挺好。

    

    唐泽竟然拒绝了她,陈茜当即撅起了嘴,“你是不是生气了,对我很失望?”

    

    唐泽揉揉她的脑袋,语气温柔,“别多想,我就是不想让你再哭。”

    

    撩起一身火,她再哭哭啼啼,他会疯的。

    

    陈茜郑重的保证,“我不会再哭了。”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然后见唐泽依旧不为所动,她的纤纤玉手竟然试探着摸上了他的胸肌。

    

    小青梅胆子太大了。

    

    唐泽一个翻身就将人压在了身下。

    

    “真的不会哭了?”

    

    陈茜的心,小鹿乱撞似的,重重的点头,“嗯,但你要温柔。”

    

    唐泽嘴角扯出一抹笑,“好,如果我们就此打住的话,你会有心理阴影的,那我就们再试试。”

    

    今天若是不让小青梅感受到美妙时刻,以后留下心理阴影,绝对不让他碰。

    

    他说完,拉上了被子。

    

    ……………   

    清晨,他看着怀里悠悠转醒的女孩,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陈茜害羞的将头埋进了他的胸里,不敢与他对视。

    

    他摸摸她的头,“小茜,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

    

    她娇羞的依旧不敢抬头。

    

    他往下蹭了蹭,捧起她的脸,“谢谢你让阿泽哥变成真正的男人,本来我以为还要等很久。”

    

    他心满意足的在她唇角亲了一口。

    

    在心里承诺,这辈子都会对她好。

    

    会让陈小茜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陈茜害羞了一会,脸皮厚了起来,嘿嘿一笑。

    

    “傻乐什么?”

    

    她红着脸,轻轻开口,“阿泽哥,那我现在是不是也成真正的女人了?”

    

    “嗯,陈小茜是唐泽的女人,这辈子是,下辈子还是。”

    

    两人躺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唐泽看了一眼表,七点十分。

    

    “累不累?”

    他坐起身,体贴又温柔,“你先躺会,我下去给你热杯牛奶,做点早饭端上来。”

    

    陈茜揉着小腰,红着脸点头,“嗯,好。”

    

    唐泽下楼去了厨房。

    

    他热好牛奶,煎了鸡蛋,哼着歌,端着杯子刚要上楼,就听到客厅玄关处有响动。

    

    他一回头,就看到老唐同志提着个小包,正在玄关处换拖鞋。

    

    唐泽手一抖,牛奶差点洒了。

    

    他脸上是比哭还难看的笑,“爸,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说九点才回来吗?”

    他爹以往值夜班,都是9点多才到家。

    

    8点交班,交完班换衣服洗漱,在蹬着那辆破自行车,到家就9点了。

    

    今天7点刚过,他怎么就回来了?

    这是故意的?

    

    “年纪大了,熬不住。

    小李体贴我,接班早。”

    唐立业说完,看着他手中的牛奶和煎蛋,,   

    问,“你这是要端哪儿去?”

    

    唐泽语塞,“我………”   

    “阿泽哥,你别端上来了,我下来吃,我不累……”   

    我不累………   

    随着这三个字落下,陈茜就看到站在客厅里的唐立业直勾勾的瞅着她。

    

    她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唐泽的睡衣。

    

    四目相对,陈茜看到唐立业那张冷俊的面容,吓得魂飞魄散,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空气都像凝固了一般。

    

    三个人就这样僵在原地,谁都没有出声。

    

    大概僵持了有一分钟左右,唐立业看着唐泽,冷声开口,“给你5分钟时间,到我书房来。”

    

    唐立业神色严肃的说完,就转身去了书房。

    

    唐立业一走,陈茜才回过神来。

    

    本来软的双腿,此刻感觉更软,差点跌倒。

    

    唐泽端着牛奶鸡蛋,两步并作一步,跑上去。

    

    进了屋,关上了门,陈茜又要哭了,吓的声音都在颤抖,“阿泽哥,你不是说唐伯伯九点才回来吗?

    现在怎么办?”

    

    唐泽将杯子放到桌子上,将女孩儿拉进了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开口,“不怕,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

    唐伯伯要是告诉我爸,他会打死我的,还有啊,唐伯伯会不会看不起我?”

    她胆怯的窝在躺着怀里,仿佛看到他爹正提着800米大刀在赶来的路上。

    

    还没结婚,留宿对象家里还做了不可描述的事,这……   

    她昨天一定是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事。

    

    唐泽抱着她,极力安慰,“不会告诉你爸,他们也不会看不起你。”

    

    “小茜,这里也是你的家,我们现在待的是你自己的房间,你留在自己家过夜有什么不妥呢?

    昨晚我们行的是夫妻之事,光明正大,千万不要用任何心理负担。”

    

    陈茜还是很不踏实,“可是我们还没领证。”

    

    “迟早的事。”

    他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将牛奶杯放到她手里,“乖,不怕啊,坐下把牛奶喝了,还有我亲手给你煎的鸡蛋,你尝尝,然后去床上躺一会,我去去就来。”

    

    “唐伯伯刚才脸色好难看,他会不会骂你?”

    陈茜不放心的问。

    

    唐泽笑笑,“不会,他可能怕我欺负你,会教训我两句,没什么大事。”

    

    唐泽安抚好了陈茜的情绪,下楼去了书房。

    

    他推门而入,唐立业面容阴沉的坐在椅子上。

    

    唐泽心里也挺发杵,面上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问“爸,你要不要喝牛奶,我去给你热一杯。”

    

    “别跟我打岔,怎么回事?”

    唐立业瞪着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他质问。

    

    唐泽摸了摸鼻子,回的山路十八弯,“爸,小茜是我对象。”

    

    “你欺负她了?”

    

    这个“欺负”,唐泽自然懂何意。

    

    他索性豁出去了,厚着脸皮,说道,“爸,我都26了,你理解一下。”

    

    唐立业气愤的开口,“我能理解,陈向荣理解不了,他要知道了,不打死你。”

    

    臭小子,胆太肥了。

    

    就知道他调回滨城,肯定不会消停。

    

    “只要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

    

    言外之意,老丈人要打死他,就是他爹告的密。

    

    唐立业看着血气方刚的儿子,其实也能理解年轻人的行为。

    

    毕竟,谁没年轻过呢?

    

    如今社会风气比他们那个年代开放了许多,这种事,并不是无法接受。

    

    但他作为过来人,还是很严肃的提醒,“你别太放纵,还没结婚,多为人姑娘考虑考虑。”

    

    唐立业说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老脸。

    

    唐泽郑重的回道,“爸,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陈茜还有一年才毕业,这一年,你们领不了证,不要让她的名声受损。”

    

    虽然聊这个话题很尴尬,很别扭,但唐立业作为长辈,还是很严厉的敲打了他。

    

    “爸,我知道了,谢谢你。”

    

    唐泽说完,瞅着神色极其不自在的老爹,贱兮兮的问,“爸,你怎么不骂我?”

    

    “你是不是犯贱?

    想挨骂?”

    唐立业起身,冲着他就是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