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 第719章 邂逅
    麦耶来之前已经与美国仔细研究了中国局势,根据他的见解,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用老眼光看中国的问题,会很糟糕的。

    因为中国目前的军事实力,特别是在陆地上,绝对已经超越了日本。据在华美国武官所亲见:卫戍军区的5个军的配置,远远超过之前他所熟悉的直系军阀的最好配备;特别是精锐的第27军,它的火力配置是亚洲最强的,对标亚洲最强国日本。

    而这样的军据说有5个!

    中国人心已经凝聚在一起了,即使是英日两国的联合。你可以打败她,但是打不垮她。封锁、蚕食、各点进攻可以让中国承受重大的经济损失,但是却不会致命。因为中国本来就不是以对外贸易占优,小农经济还占了绝大部分。

    只要有人在,她有广阔的腹地可供迂回,并且目前缺乏大纵深的打击手段,中国军队随时可以得到补给。

    按照中国的布局,没有百万以上的兵力,没有三年五年的持续战争,也根本打不败她!

    但是战争给列强带来的将是灾难:英国还想像鸦片战争时期那样凭借几艘炮舰便想让中国屈服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不见几天前在黄浦江面上的炮战?一场万里之遥的大战,绝对会把英国拖疲拖垮!

    日本同样耗不起。而且以狡猾成性的他们,到时一定是打着通过中英之战趁机拖垮英国人在亚洲的海上力量、然后接收的主意。日本人不会那么傻,现在不是他们打仗的时候。

    吃亏的会是美国。它在中国的利益、多年的经营,会因为这一场大仗损失殆尽。因为若是打仗,中国人一定会先把租界打得稀巴烂,使美国的“门户开放”成为“门户开战”。然后英日同盟、日本乘机因交战而扩充海上力量,威胁美国在亚太的地位,则《华盛顿条约》被轻松打破。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平息这场骚乱,也无论如何都要先把少帅安顿好。通过私下交心,把握少帅底线,终于谈出一个好的结局来。在轻松的环境中,也许会让年轻的中方领导人能够减少些咄咄逼人的气势吧?

    麦耶委娓地表示要给风尘仆仆的少帅接风洗尘,并表示:不谈公事,只论私交。

    这个面子要给,张汉卿也想通过他让事件得以尽快平息呢。方才,只是做做样子,摆出点架子,为将来的谈判增加点庄重的砝码而已。

    晚上,黄浦江上暴雨如注,冲洗着前几天的血迹和戾气。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举行的鸡尾酒会上,却是一片灿烂的华灯。似乎在美国人的世界里,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要不牵涉到自己的利益,他们永远一副风清云淡的态度。

    觥筹交错,舞者如织。

    是夜,美国领事馆的三层小楼里贵客如云,女眷纷至,外边的倾盆大雨并没有冲淡厅内欢愉的气氛。在灯红酒绿中,张汉卿忽然发现一位身穿粉红色紧身旗袍的青年丽女,在那些中外贵宾中一闪而过,似曾相识。

    尽管前来赴会的女性多为秀丽美艳之人,可是让张汉卿感到眼前一亮的,就是那位气质高雅的女子。

    要说旗袍真的是个伟大的发明。马背上的民族,女人们为了骑马方便,便把直筒的裙子剪出个豁口以便容易地分开两腿,与十八世纪初英国骑兵搞出燕尾服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一动一摆,女子的曼妙身材若隐若现,极具冲击力。

    上海姑娘本来就是开风气之先,她们的尝试让这样的时髦玩艺在今年开始流行了。正史上的四年后,民国政|府就把它作为礼服而规定下来。在闪烁的灯光下,白皙的大腿不时外露,若不是张汉卿一直警告自己所来何事,只怕会忍不住表现一番。

    没想到白天在各界人士集会中曾经出现的俊逸姑娘,竟又来到了戒备森严的美国领事馆的宴会厅里。张汉卿知道今夜的鸡尾酒会与白天集会迥然不同,能够来这里出席鸡尾酒会的女宾客,不是上海名流政要的内眷,就是外国使节的太太、小姐,而那位气度高雅的姑娘,她究竟是何许人也?

    “少帅,莫非您真不认识宋小姐吗?”张汉卿的目光在杯光酒影中已经悄悄移向那位已经转向侧席的女子背影。尽管他的动作微小而谨慎,多情而储蓄,就像戴着墨镜肆意欣赏眼角的美女一样。这一切,仍被坐在他身边的胡汉民看得一清二楚。

    胡汉民曾在广州国民政|府任过外长,现任的上海副省长。作为国民党右派领袖,他是人民党重要的统战对象。现在,左派廖仲恺主持国民党中央,胡汉民盘踞着国民党重要的经济来源地上海,共同打击另一巨头汪精卫,是张汉卿施加的政策。

    胡汉民也需要借重人民党的力量来发展自己,所以不免地在一些事情上默默跟随着人民党的脚步。这次五卅惨案,中央的各种决定,特别是少帅亲临上海,他是决心要鞍前马后的。

    发现张汉卿对隔座的女子投以“询问”的目光,便心领神会,主动介绍说:“她可是沪上无人不知的宋家三小姐!不但生得标致,她还是留学美国的文学学士呢,英语讲得相当流利!”

    “宋家三小姐?”张汉卿如梦初醒,似惊还乍。民国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之“宋”、未来的蒋介石夫人哎!谁人不知!他脱口而出:“哦,原来是蒋夫人!”

    胡汉民却以为他初抵上海,真的不知道宋美龄其人,于是笑着说:“谁的太太也不是,人家宋美龄小姐现在还待字闺中呢!对了,我倒忘了,你一定认识她姐姐吧?”

    大意了,忘记这时空老蒋还没能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抛头露面,所以她最终能不能成为蒋夫人还真是未知数。好在他碰到类似这种先入为主的错误已经有好多次了,反应还是很快的。张汉卿立刻装作茫然不解地摇摇头:“她姐姐是谁,我怎么会认识?”

    “她姐姐就是孙夫人宋庆龄女士!”胡汉民发现张汉卿对宋美龄竟“一无所知”,连忙说:“这可是中山先生的妻妹,汉卿啊,你是有眼不识泰山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