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我泾河龙王没有开挂 > 第783章 鲲鹏祖师的两份诚意!
    鲲鹏的临阵倒戈,不仅看呆了江辰,就连魔祖罗睺和魔罗无天都愣住了。

    好家伙,这还有意外收获呢。

    魔祖罗睺打量着跪在面前的鲲鹏祖师,面露沉吟之色,

    “鲲鹏,啧,吾似乎听说过你。”

    “龙汉初劫之时,你还是个名声不显的小辈,如今时过境迁,竟也成为准圣后期的强者。”

    “而且,吾在你的身上,还感受到了大道法则的气息。”

    魔祖罗睺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鲲鹏祖师的不凡之处。

    并朝着一旁的魔罗无天使了个眼色,无天上前,把鲲鹏祖师扶起。

    鲲鹏祖师表现的诚惶诚恐,连忙道:“魔祖乃是龙汉初劫时期,响当当的强者,魔祖的大名,如雷贯耳。可能您不知道,您可是晚辈心目中最崇拜的人,晚辈对您的敬仰,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像是山洪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不论晚辈的修为再高,实力再强,法则再精妙,但晚辈的心目中,您依旧是晚辈无法企及的存在。量晚辈这点腐草之荧光,如何比得上魔祖您这一轮苍穹之上的皓月。”

    “如今,晚辈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带着两份诚意来投靠魔祖。”

    鲲鹏祖师瞬间化身罗睺的小迷弟,一顿马屁拍的响亮。

    即便是同一阵营的魔罗无天,都忍不住对他冷眼相向。

    准圣后期,鲲鹏祖师,就这?

    只不过,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即便是魔祖罗睺,对鲲鹏祖师的这一顿吹捧,也是颇为满意。

    不过,更让他满意的是,这鲲鹏祖师竟然说带了两份诚意。

    “那你说说看,给吾带来了哪两份诚意?”

    魔祖罗睺笑道。

    鲲鹏祖师笑的满脸褶子,连忙道:“魔祖请看,这第一份诚意,就是江辰!”

    “晚辈听说,这江辰三番五次的与魔族作对,又阻止了魔祖您的重生大计,实在是可恶至极。”

    “更可恨的是,就连您要接手北俱芦洲这种小事,他都要插上一脚。”

    “晚辈听闻,您可能会在九凤部落附近,因此特意放出个幌子,说只能带一人来此。于是乎,晚辈就把这个傻小子骗到了这里。虽说这小子有点手段,但有我们三人合力围攻,势必能将其拿下。”

    “如此一来,便是为魔祖铲除了心腹大患!”

    鲲鹏祖师朗声道。

    一旁,魔罗无天不屑一笑,

    “呵,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你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敢什么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揽。”

    不过,魔祖罗睺却摆了摆手,打断了魔罗无天的话。

    “吾看出来了,鲲鹏有勇有谋,竟然连江辰这种工于心计的人精,都败在了他的算计之下,当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鲲鹏啊,你方才说,给吾带来了两个诚意,这江辰是其一,那另一个诚意是什么?”

    魔祖罗睺追问道。

    鲲鹏拱了拱手,神秘一笑,

    “这第二个诚意,自然就是魔祖此番来到北俱芦洲的主要目的,所有的洪荒妖神!”

    鲲鹏祖师直言道。

    一听这话,魔祖罗睺来了兴致,连忙问道:“哦?此话何意?”

    鲲鹏祖师笑了笑,

    “晚辈与江辰前来九凤部落之前,曾与众洪荒妖神商议,由晚辈在此布下空间烙印之后,再回去将他们接过来。”

    “而这个江辰,乃是魔祖此番在北俱芦洲最大的阻碍,我们只要先联手铲除了江辰,在布下天罗地网,待到晚辈将那一众洪荒妖神带过来之后,他们也只能是魔祖的囊中之物。”

    “而且,除了洪荒妖神,还有大巫九凤和祖巫后土也在队列之中。届时,她们也都将成为魔祖的阶下囚!”

    “这,就是晚辈前来投靠魔祖,所带来的两个诚意!”

    鲲鹏祖师嘴角上扬,暗自得意道。

    果然,听闻此话之后,魔罗无天与魔祖罗睺相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魔祖罗睺面露轻笑,魔罗无天则是打量着鲲鹏祖师,笑道:“自古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前就听闻,鲲鹏祖师乃是三界第一识时务之辈,今日一见,其见识深远,果然与寻常妖神不同。”

    “鲲鹏祖师,你记住,从今日起,以后的每一天里,你都会为今日的决定而感到庆幸。”

    有了鲲鹏祖师的临阵倒戈,他们此番行动,便顺利了百倍。

    “那是自然,魔祖罗睺,神功盖世,千秋万载,一统天地!”

    鲲鹏祖师夸赞道。

    三人又互相吹捧了一番,从外表看来,倒是其乐融融。

    只不过,魔祖罗睺虽在与鲲鹏祖师交流,但他的注意力,却始终没有离开江辰的身上。

    此刻,他走过鲲鹏和无天的身旁,直面江辰,冷声道:“江辰,事到如今,你可还有什么好说的?”

    江辰耸了耸肩,

    “想说的话有点多,一时之间,不知道先说什么。不如这样,告诉我你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听。”

    魔祖罗睺嘴角上扬,

    “吾想听你现在的心里话。”

    江辰笑了笑,

    “心里话?好说好说,那你可挺好了,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相信背叛过一次的狗,还指望着他会忠诚一次。”

    “不对,这个比喻有失恰当,狗往往都比较忠诚,可有些强者,却是卑躬屈膝,谄媚求存,毫无底线。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活着,连条狗都不如,他还有什么意义?”

    此话一出,魔祖罗睺面无表情,鲲鹏祖师则面露怒容。

    “江辰,尔等休要逞口舌之利,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着,鲲鹏祖师就要出手。

    不过,魔祖罗睺却抬手拦住了他。

    “鲲鹏,别急啊,主人和江辰也算是棋逢对手。如今,这个老对手要先一步命丧黄泉了,他们之间,总得有两句话要说。”

    魔罗无天笑道。

    相比于鲲鹏祖师,魔罗无天对江辰的怨念更甚一筹。

    魔祖罗睺摆了摆手,

    “江辰,吾知道你心中有气,不甘心就这样败的不明不白。看到你这个样子,吾想到了当初的自己。”

    “所以,有一件事,吾明知不可能,却还是想尝试一番。”

    言语之间,魔祖罗睺上前一步,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脸严肃认真。

    “江辰,你了解吾,吾心志高远,欲称霸天地。就连鸿钧,也将被吾踩在脚下,而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加入魔族,待到吾功成名就之日,势必要与你平分这天地!”

    魔祖罗睺目光如炬,认真道。

    此话一出,江辰咧嘴一笑,

    “好啊,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