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从农家子开始的古代生活 > 第 075章 好戏
    十一月底,临近年关,徐章从学塾回到石鼓巷,却察觉到了家里略有些不对劲的氛围。

    “怎么回事儿?”徐章把两个丫头叫到书房。

    “是食在味好那边的事情!”翠荷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徐章。

    “食在味好?”

    熟食铺子如今已经交给老太太打理,老太太是盛家的老太君,时任扬州通判盛紘的嫡母,有着盛家拂照,在扬州城里,那个不开眼的敢打食在味好的主意。

    “详细说说!”徐章严肃的问。

    翠荷理了理思路,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自食在味好成立以来,从一开始的生意平淡,到后来的日渐火爆,因着物美价廉备受百姓推崇,有些住的远的,甚至不惜每日走上小半个时辰的路过来买。

    尤其是住在江都近郊的那些普通百姓们,家境稍微好一点儿,家里也不可能日日杀猪宰鸡,是以每隔一段时间总得来城里买些便宜的猪肉回去。

    可如今炒菜方才兴起,得味楼虽然将炒菜之法流传了出去,但那只是简单的法子,每一道菜肴的烹饪法子可都有讲究。

    寻常百姓家中做饭食,哪里舍得用那般多的调料,顶多也就是用油简单的将菜炒熟炒软了,撒一丢丢盐巴而已。

    可食在味好做出来的卤味,滋味绝佳,而且新奇,不论是老人孩子还是年轻的男女,都很是喜爱。

    更关键的是价格并不算贵,而且还省了烹饪的功夫,拿回家去就可以直接吃了,若是冬日,还能盖上荷叶放到蒸笼里头稍微蒸上一蒸。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功夫,食在味好的生意就越来越好,基本上日日都是售罄。

    老太太接手食在味好之后,便又命人学着得味楼的模式,将食在味好开到了江都之下的乡镇,生意也都异常火爆,备受底层百姓们的推崇。

    可也因着生意越老越好,收益越来越多,难免也会引来有心之人的觊觎。

    而这有心之人不是旁人,正是盛家那位极得主君宠爱的林小娘的族人,如今在外头替林小娘打理盛紘给的几个铺子庄子的管事。

    这几位林氏族人仗着林小娘的威风,借着盛家的名头,在江都城里横行霸道惯了,不过几个小小的管事儿,可排场竟然比起官家老爷来也丝毫不弱。

    甚至连盛紘都没有他们那般强势。

    也不打听清楚食在味好背后的东家,只是因为看上了,直接便对食在味好下了手,意欲通过栽赃陷害,让食在味好背上官司,好方便他们低价入手卤味的配方。

    这事儿如今已经闹到了盛老太太跟前,老太太直接让管事儿给翠荷递了话,让她们不用理会,专心经营便可,她自会处置。

    可翠荷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儿应该和徐章说一声。

    听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徐章也愣了,“你是说对食在味好下手的是盛家那位极受表舅宠爱的林小娘的族人?可确定了?”

    翠荷点了点头,道:“已经确认了,就是林小娘的族人,一个叫做林钊,一个叫做林铖,都是前些年过来投奔林小娘的,如今在外头替林小娘打理产业。”

    林家昔日犯下大罪,阖家都被抄了,家产被充公,家主先是被下狱,而后又被贬谪,客死在途中。

    林小娘的母亲临终之前,把林小娘托付给了幼时结识的盛老太太,盛老太太心善,见林噙霜可怜,便收留了她。

    不曾想林小娘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不知什么时候和盛紘有了苟且,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林小娘的肚子已经藏不住了。

    若是旁人的话,徐章自然不必顾忌,可事情涉及到盛紘这位极受宠爱的林小娘,徐章就必须的斟酌一二了。

    怎么说如今他也是在盛家学塾求学,受着盛家的大恩。

    “既然姑祖母已经放了话,那你们就不要再管了,姑祖母自会处理此事,安心做好你们的差事儿就行了。”

    “奴婢知道了!”翠荷和翠莲齐齐福身行礼道。

    徐章想了想,又说道:“虽说不用你们管,但还是可以留意一下此事的后续,有什么新的进展,随时告诉我。”

    老太太定然也是顾虑到这两位林氏族人的身份,未免徐章为难,这才主动把事情揽了过去。

    都不用翠荷和翠莲回禀,没过几日,徐章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结果。

    老太太先是把这事儿给压了下来,把盛紘单独叫去了寿安堂,把这事儿给他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给他说清楚了,没有半点添油加醋。

    紧接着盛紘就亲自跑去了林栖阁,在林栖阁里头大发雷霆,摔了好些个碟子碗呀什么的,林小娘哭成了个泪人,就连长枫和墨兰也被吓的脸色煞白,连续几日都没有出现在学塾里头。

    听说是生了病在林栖阁里头修养,得调养好一阵子才能康复。

    以上的这些消息都是从大大咧咧的盛家五姑娘如兰小朋友的精彩转播之中听来的。

    为此,盛紘直接关了那位林小娘一个月的禁闭,而后又在王大娘子处的葳蕤轩歇了几日,然后又跑去明兰小朋友的生母卫小娘的院里小住了十几日。

    当然了,这些事情自然不可能从如兰的口中知道,都是王破敌这家伙从如兰和明兰的小丫头喜鹊和小桃口中打听来的。

    代价不过是两荷包的饴糖。

    也是因着两个小丫鬟年纪还小,没那么多的心机,而且这本就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整个盛家上下都知道,也无需刻意藏着掖着。

    一直到七日之后,长枫和墨兰的病情才康复,重新出现在学塾里头。

    而且听说那两个在外头替林小娘打理产业的林氏族人,都被盛紘出面给打发了,不过产业却并未收回,只是管事儿的人却换成了盛紘亲自挑选的。

    为此林小娘不知摔了多少碟子茶盏,听说就连好几个上等的花瓶都被碎了,搞得林栖阁里风声鹤唳的,丫鬟婆子们接连好些时日,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触了主子的霉头,被当做撒气的对象。

    徐章听到之后,也就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说实在的,林氏不过是盛紘的一个小娘罢了,便是如今得了体面,管着盛家的中馈又如何?顶天了也就是在盛家那一亩三分地里头作威作福,借着盛紘的宠爱,无法无天罢了。

    可若是出了盛家,他一个小小的妾室小娘,又无有力的外家撑腰,只怕连个浪花儿也翻不起来。

    徐章甚至能够想象的到那位娇滴滴的林小娘凶神恶煞的摔杯子砸碗时的神情,那原本姣好的面容之上,肯定布满了狰狞可怖的表情,那择人欲噬的眼神,估计能把那些个胆小的给吓死。

    小插曲过去的很快,徐章甚至都没有感受到波澜,只当是看了场热闹,结果就是长枫和他之间原本还维系着的点头之交彻底破裂。

    若非是当着盛紘或者其他长辈的面,连招呼也不打了,直接选择了无视,而原本就没什么好脸色的墨兰更是直接冷这个脸,脑袋都要仰到天上去了。

    徐章猜也能猜得出来,定然是那位林小娘知道了食在味好背后的东家实际上是他,然后不知道给长枫和墨兰说了什么,直接导致兄妹二人对徐章是冷眼以对。

    不过徐章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