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良没犹豫,直接将袋子里的钱全都倒了出来。

    哗啦啦~

    顿时红灿灿的钞票铺满了一地!

    如此具有震撼性的一幕,让整个大厅里的人都是看傻眼了。

    “我去!好多钱啊!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起码有四五百万!”

    “这么多钱,这家伙就这么装在麻袋里背来了?难道他就不怕半路上别人给去抢了吗?”

    “不只是个有钱人,还是个狠人!”

    行长也是看傻眼了,许久没反应过来。

    他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而是没见过一个人拿出这么多钱,而且还是背着来的!

    在他这个小支行里,像胖子这样的一年存取上千万,已经是需要优待的客户呢。

    而像许安良这样一次性就存几百万的,让他这个行长叫爸爸也不是不能考虑啊!

    这时候,从许安良的嘴里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这笔钱我可是一个准确的数额的,待会儿要是少一张,我就投诉你们银行办事不利!”

    行长这才反应了过来,忙着急喊道:“保安!保安呢!赶快把这边围起来,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接近!”

    保安马上围成了一个圈,紧张兮兮当下盯着大厅里的其他人。

    此时张淼的心里懊悔不已,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俩耳光!

    要知道之前是他第一个给许安良服务的。

    如果当时就能跪舔的话,他就能替银行拉拢一个大客户,到时候升职加薪都不是梦想。

    可是他偏偏做出了最错误的一个选择!

    此时行长瞥了一眼许安良,突然一巴掌拍在张淼的脑袋上,骂道:“我看你这个大堂经理也快干到头了!有眼无珠!”

    张淼顿时急了,忙哀求道:“行长,我……我……”

    “我什么我?还不滚蛋!”

    行长瞪着眼睛!

    见行长横眉怒目的样子,张淼只好一脸绝望的离开了。

    他当初为了爬到这个位置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了。

    等张淼走了之后,行长又朝着许安良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这位先生,之前因为我的疏忽,给您造成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我在这里表示道歉!”

    看到这行长道歉当下态度还挺诚恳的样子,许安良随意的挥了挥手,道:“我也没放在心上,赶快帮我办理业务吧,我待会儿还有其他事儿呢!”

    “好的!先生这边请!”

    行长做了个请的手势。

    许安良刚要走时,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向一旁的胖子,道:“对了,你是不是还想把我送到警察局?你先在这里等着,等我办完了事就你去。”

    “不不不!”

    胖子赶忙拨浪鼓似的摇摇头,下巴的三层肥肉也跟着颤了颤。

    天宇市卧虎藏龙。

    这小子背着几百万来银行存钱,行事怪异且霸道,又怎么会是简单人物?

    他这次要是得罪死了,怕是以后有他的好果子吃。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这位兄弟,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

    胖子挺着个大肚腩,费力的将腰弯成了九十度。

    “那行吧,是你不想去的,待会儿可别反悔。”

    “不反悔!肯定不会反悔!”胖子赔笑道。

    目送许安良走了之后,胖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溜了。

    行长将许安良请到了里面的办公室。

    “先生贵姓啊?”

    “许。”

    “许先生,那您先在这里休息,我去拿几份表格。”

    然后行长就走了。

    来到外面后,行长对正蹲在地上数钱的几个工作人员道:“赶快数!千万别惹的里面那位许先生不高兴!”

    然后又指着其中一个长得漂亮的实习员工,道:“那个谁,小雪是吧,赶快倒杯茶端进我的办公室。另外还有……”

    没多久,小雪端着茶进了办公室。

    “许先生,请喝茶。”

    将茶水放在茶几上,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像是等着服饰的丫头一样。

    许安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没尝出是啥品种,不过口味醇厚,茶香四溢,应该是好茶。

    见那女孩还站在一旁,许安良道:“你还有事吗?”

    “没……是……是行长让我留在这里伺候您的。”

    小雪支支吾吾,小脸也是变的通红,不知道行长刚才跟她说了什么。

    不过许安良也是个男人,一看小雪这表情,心里就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当下不由得暗骂那家伙还真是个老狐狸。

    “那行吧,你也别站着了,坐。”

    小雪的两只小手抓着裙角,一动不动。

    见状,许安良严肃道:“我说让你坐你就坐,这也是命令。”

    小雪这才坐下。

    见小雪一脸紧张的样子,许安良笑道:“放轻松,我又不是大老虎,又不会吃了你,对了,你叫什么呀?”

    “我叫小雪。”

    “小雪?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呢。那小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我想问问,你们银行的工作人员是不是都这样以貌取人啊?因为我装钱用的是麻袋,而不是高档的皮箱,所以就可以对我不理不睬?”

    话音刚落,小雪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紧张兮兮的看着许安良,然后连连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许安良哭笑不得。

    果然,人类的本质都是复读机。

    “好了好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那么紧张。”

    小雪偷偷打量了许安良一眼,见许安良真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这才停了下来。

    没多久,行长拿着几份表格走了进来。

    “许先生,麻烦您先把这几份表格填一下。”

    许安良接过行长手里的笔,然后就埋头填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敲门进来,“行长,钱我们已经数清楚了。”

    “多少?”

    那人咽了一口唾沫,道:“总共是九百二十四万八千六百块。”

    行长的心脏砰砰跳动了一下。

    我去!

    将近一千万呢!

    要是把这个大客户拴在自己这里,到时候他这个小支行的行长还不发了?

    想到这里,他的态度更加恭敬,小心翼翼的问道:“许先生,这数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