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谁不希望宋云嫣成为分公司的老总,他宋志龙绝对是第一个。

    其中缘由,自然不必多讲。

    所以,这次其实不只是在帮程蓉蓉,也是在帮他!

    “蓉蓉,虽然你现在成了分公司老总,但是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以后一定要努力,千万不能懈怠。”

    宋志龙告诫道。

    毕竟程蓉蓉今晚的所作所为,算是一定程度的逼迫了老爷子改变注意。

    所以,一旦程蓉蓉干不出什么成绩的话,到时候老爷子肯定二话不说就换人的!

    毕竟老爷子脾气倔,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威胁了。

    “知道了三舅,我一定会努力的!”

    程蓉蓉保证道。

    “就是不知道二哥到底在搞什么鬼,他那天晚上要不投票给那个死丫头的话,我家蓉蓉今晚也不会搞这么一出了!”

    宋志敏埋怨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想老二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能躲得了我一时,我不相信他能躲的了我一世!”

    宋志龙说道。

    自从那天晚上家宴结束之后,老二就突然玩起了消失。

    表面上说是出差,但其实宋志龙明白就是在躲着他。

    这也是让宋志龙更加好奇老二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

    宋志龙说道。

    然后就离开了。

    他明天还有一大堆公务要处理,所以要早点休息。

    等他从别墅出来之后,刚打算上车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三叔真是好算计啊,”

    闻言,宋志龙顿时脸色一变,喝道:“是谁鬼鬼祟祟的在那里,赶快给我出来!”

    然后就见一道人影从一旁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驱散了他身上的阴影,露出一张坚毅的脸庞。

    正是许安良!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宋志龙眯着眼睛,假装糊涂的说。

    但心里却是惊讶不已。

    想来他之前偷偷给程蓉蓉递刀子的那一幕肯定是被这小子给看到了。

    不然的话,他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

    “呵呵,这个时候装糊涂还有意思吗?不过你也别紧张,我不会把这这件事情告诉老爷子的,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分公司老总的位置是我老婆的,谁也抢不走,包括你!”

    许安良淡淡的说道。

    闻言,宋志龙的脸色也是变的难看了下来,冷冷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向我挑衅吗?”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呢?”

    许安良耸耸肩,倒是很坦然的承认了。

    闻言,宋志龙顿时感觉自己好像噎了一口气,心里格外的不舒服。

    当下脸色难看的说道:“你小子太猖狂了,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倒插门的就该有倒插门的觉悟!我给你的身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平时我都不会正眼瞧你一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至于我到底有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你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许安良淡淡的说道。

    然后转身离开了。

    “妈的!”

    “也就是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你能猖狂!”

    “不过你也猖狂不到几时了,到时候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看着许安良离开的背影,宋志龙眼中流露出凶芒,咬牙说道。

    ……

    第二天一早,许安良就去了方闲的药堂。

    为了向宋志龙证明他到底有没有在说大话,他必须要做出点行动了。

    “师傅?你怎么来了?”

    看到许安良来了,方闲很惊讶。

    “师傅,我已经跟龙国排行前十的一家医药巨头合作,预定下个月就可以将药膏推出市场了。”

    方闲还以为许安良是来询问他关于药膏的事情,于是赶紧回复道。

    闻言,许安良有些赞许的看了方闲一眼。

    要说他这个徒弟还是很厉害的,不然的话,他的药膏就算再如何有奇效,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一家医药巨头打成合作的,并且那家巨头还愿意让出五成的利润给他的。

    不过他今天来可不是为这件事的。

    “药膏的事情你全权负责就好,我找你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的。”

    许安良说道。

    “师傅请讲。”

    方闲连忙说。

    许安良拿出一张单子,说道:“上面的东西你能帮我搞定吗?”

    就见单子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药材,而且后面还标注着所需的分量。

    一些需求量多的药材甚至需要几斤!

    如此庞大的需求量,一般的药房可满足不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需要时间。”

    方闲看了看单子上的坊子,然后说。

    “最短需要多久。”

    许安良问。

    “五个小时!”

    方闲也不敢说大话。

    不然说出去了却没有办到,那可就丢脸了。

    而且这也多亏了他有关系,跟不少药材商认识,不然的话,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搞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那行,五个小时之后我来收货。”

    许安良说道。

    然后拿出一张银行卡。

    卡里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买这堆药材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师傅,这可万万不可啊!您这不是折煞我嘛!”

    方闲忙推辞。、

    “行啦,你就收下吧,这段时间你帮我忙前忙后的也办了不少事,我这个做师傅的不能老是占徒弟的便宜吧。”

    许安良说道。

    他可不是那么厚脸皮的人。

    然后将银行卡塞进了方闲的兜里。

    方闲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许安良交代完之后,正打算离开呢,突然一个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妈的!庸医!废物!”

    中年男子满嘴脏话。

    这时候他看到了方闲,突然上前一步扯住了方闲的衣领,骂道:“你这个庸医!你看给老子治成什么样了?”

    “这位先生,你先别冲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先解释清楚啊,如果真是我做的不对,你揍我一顿也无妨!”

    方闲也是懵了。

    他记得眼前的这个家伙,昨天找他看过腿来着,说是腿有点疼。

    因为不是什么大毛病,所以他给对方简单按摩了一下,然后又开了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