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 > 第189章 可提前就地解决
    男子坐在书桌后的太师椅上,半眯着眼,手中盘着两个核桃,思考了好一会才似乎下了决定,说道:“阿九,镇捕司那边现在跟个疯狗一样咬着黑影不放,你让黑影去边塞那边躲个一两年再回来。若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这个当主子的心狠了。”

    原本只有他一人的书房突然冒出一个黑影,抱拳单膝跪在男子书桌前,说道:“多谢主上对黑影网开一面,属下定将话带到以后让黑影在边塞将功赎罪的。”

    半响都只有两个核桃轻微摩擦的声音,男子眼睛都没完全睁开过,随后叹了口气后说道:“去吧,趁我改变主意之前。”

    “是,属下告退。”

    阿九离开之后,男子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动作,只是他玩核桃的手却开始用劲,最后咔嚓一声,原本玩好的文玩核桃就碎成了渣。

    将核桃碎渣直接丢下之后说道:“阿二,你跟着去边塞,黑影但凡有被抓的可能就提前就地解决了。”

    “是。主上。属下告退。”

    书房内再次安静下来,男子心道:老六啊老六,你倒是命大福大的很。就是这福气太大了,也不知道你日后还能不能承受的住,哥哥我可是会一直关心着你的。

    被男子惦记着的梁战现在的状况是一天比一天好,最近两天更是再也没有出现无缘无故昏睡的情况。

    就是记忆有些受损,还需时日恢复。

    但是做过测试,知道梁战的智力没有问题,这让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所以记忆有些受损就受损好了,只要智力没有问题,他忘记的东西让身边的人直接告诉他,他先努力记下来就行了。

    孙神医再次给他把脉之后,就抚须笑道:“行了,你身子已无大碍,至于那些想不起来的事情什么的就靠你自己了。”

    “多谢孙神医。”梁战经此一事,脾气倒是比以前收敛很多,人也显得温和不少。

    “不必谢我,我并没有多做什么,你要谢还是多去感谢送你药的人吧。”

    梁战脸上露出笑容,真诚道:“孙神医不必谦虚,若不是您妙手回春,再好的药我也恢复不到现在的样子。当然,那边我也不会忘记,到时候自然会厚谢她。”

    -------------------------------------

    在林萱跟沈家人告别,船即将开出的时候有人朝着他们喊道:“六公子,等等,等等我~们。”

    容正和跟青木的那一身普通平民百姓的打扮,别说是船上的人了,就连沈家人都不会让他靠近。

    不过好在李华就在船头,认出了容正和,他看了林萱一眼后就直接示意来人是他们的人,让沈家人不必阻拦为难他们。

    容正和还心情极好的朝着对他不满的沈家人做了个鬼脸,带着青木哈哈哈大笑的上了船。

    他的行为让送行的沈大舅沈三舅等人都很不满,只是李华说了那是他们的人,他们就算再多不满也只能忍了,好在以后跟那种下人也不会再接触。

    船上的沈怀直沈建安还包括虞安都将目光投向容正和,下意识的都忽略了青木。

    他们上来以后,船总算是启航出发了。

    容正和对于他们三个就是一眼看过,径直走到林萱身边说道:“看到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林萱点点头,却转身对虞安说道:“虞老先生,您先随小吕子去给您安排的客房,若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也直接给他说就行。直表哥和安侄子也随小吕子过去就是了。”

    “你自去忙吧,老夫搭你船,可不是来给你添麻烦的。”虞安说着还朝着林萱眨眨眼,又看了容正和一眼,识趣的离开了。

    沈建安一路走一路回头看了容正和好几次,轻声对小叔说道:“这人穿得也太普通了,看着也不像是下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跟战表叔那么熟。”

    沈怀直也好奇,不过都在船上,迟早都会知道的,所以还能忍得住,还顺便教训侄子道:“收起你那不必要的好奇心,该你知道总会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就别多问。”

    走在他们前头的虞安转头对沈建安说道:“这话你小叔说得对,你可给记牢咯。”

    看着他们走到船舱了,林萱才转身看向容正和,见他这身穿着打扮不由就让她想到刚到长鹿那会她跟着母亲换上了普通百姓的衣服从后门出去的事情,笑道:“五哥这是做什么去了还要穿这么一身,可是身上银钱不凑手?”

    一见面就想用钱砸我?!

    〒▽〒

    我难道是将穷字刻在我脸上了吗?

    容正和连忙摇头:“不是,你上次给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刚分开这么短时间就花光了的。”

    实际上当然是那些钱没坚持三天就都撒出去做实业投资了。

    但也不是毫无成效,他相信回钱的日子就近在眼前了。

    毕竟香皂玻璃那些方,他脑子里虽然没有精细配方,但是也差不离,稍微多尝试几次就能出来的。

    这次回程路上他相信就能收到好消息了。

    对上林萱疑惑不解的目光,容正和笑道:“我这是为了行事方便特意换的。”

    “哦,这样啊。”林萱直接点点头,并没有问他具体什么事,反而开始就他的肤色调侃了一句:“五哥肯定是做什么大事去了,将自个都晒的快要变成黑炭了。刚才初初一看,我都不敢认。”

    容正和摸摸自己额头,看看自己手,说道:“不至于吧,我自己看着没变化啊,依然是白嫩俊俏少年郎啊。”

    噗嗤~

    就没见过能够这么当着人的面自夸的。

    林萱发现只要跟容正和在一起,无论之前什么心情,跟他待一会就会变得很轻松。

    “你怎么样,在沈家有没有吃好喝好完好?”

    “嗯,在那吃好了喝好了也玩好了。你看,这不还带了三个玩伴上船同行。”林萱笑吟吟地回道。

    容正和朝着她竖起一个大拇指:“真有你的。”

    随后又有点担心地问道:“他们要一路跟着你进京?”

    林萱摇头:“虞老先生说到松江府码头就下了,沈家两位是来陪着他的,所以……”

    “如此就好,我生怕你抹不开面子让人一路跟着去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