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嫡女萌娘 > 第三十七章
    杨氏鼻子一酸,偏过头对明乐公主道:“公主殿下莫怪,是我没教好孙子。”说完竟要向明乐公主行礼。“这个孩子被我宠坏了,我替桓哥儿想小公子赔罪,望公主殿下饶过他这一回,往后我定会好生教导他。”

    明乐公主心中对苏清桓是有怨的,也看不上杨氏护着他的做派。不过看在南安王妃的面子上,自是不会受杨氏的礼,她忙扶住杨氏,只是话却说得很重。

    “今天这事确实是他做错了,一来他不该任性妄为,枉顾他人安全;二来不该为了逃避责任陷害兄弟。老夫人确实该好好教导他为人之道了,免得以后闯了大祸,祸及家族就不好了。”说完,明乐公主又对着苏清桓冷冷地说道:“你该谢谢你九妹妹,若不是她,现在你绝不可能还能好好的跪在这里。另外,你该道歉的人除了阿晏,应该还有小奺和栎哥儿!”

    “呜呜呜......对不起,我错了。”苏清桓大概也知道这次不会再有人帮自己,哭哭唧唧地认了错。

    不过就算苏清桓道歉了,也没有人搭理他。宋知晏是不在乎他这句不太诚心的道歉,苏清栎更是不会原谅他,打定主意回家后要跟哥哥们告状,好好修理修理这个心肠歹毒的三堂哥,不但害妹妹受伤,还想诬陷自己。至于苏清奺,所有心思都在自己脸上的伤究竟会不会留疤,哪里会理苏清桓。于是整间屋子除了苏清桓的哭泣声外,一点声音都没有,杨氏也只能心疼地让苏清桓继续跪着了。

    “公主殿下,白太医到了。”丫鬟带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老者后面跟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年轻男子。

    明乐公主忙让白太医去给苏清奺看伤。白太医开始听闻宋知晏出事了急的不行,现在看到他好好的站在一边倒也松了口气。听了明乐公主的话后,才注意到屋里那个长得漂亮的小姑娘,白净的脸上有着几道浅浅的细碎伤痕,最严重的是额头上的那道口子,看着有些可怖。他走上前去,见伤口已经被处理干净,不由点了点头。看来这姑娘身边的人也是妥当的,好多伤口就怕处理不干净,被脏东西感染,引发炎症进而使得伤口溃烂了,那才是最要命的。

    “白太医,您看这额上的伤口可会留疤?”明乐公主问的急切,苏清奺也跟着紧张地看着白太医。

    “伤口看着深了些,不过好在小姐年纪还小,长上一两年也就看不出来了。”苏清奺年纪还小,两年还耽搁得起,大家都把吊着的一颗心给放了下来。

    这件事情发生后,宋知晏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一个姑娘为了救自己,差点毁容,他内心还是有些感触的。如今听了白太医的话后,一直紧握着的手也终于松了开来,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此时的手心因为太过用力而留下了五个月牙形的血印子。

    白太医留下了一些药膏后便随明乐公主回去了。杨氏也准备带着几个孩子回府去,苏清奺到觉得自己并无大碍,白太医给的药膏也是极好的,涂着清清凉凉的,缓解了不少疼痛。反正回府也是养伤,还不如留在庄子上,更加舒服些。便对杨氏说道:“祖母无需为了我劳师动众,再者大夫也说了,祖母的腿还需用温泉水泡上些时日,若真是因为小奺耽搁了祖母的治疗,那小奺真是心难安了。”

    杨氏见苏清奺如此孝顺,心中很是服帖,便顺势应了下来,继续留子温泉庄子上休养。这个决定也是有着杨氏私心的,不管苏清桓再怎么不好,她还是疼爱这个孙子的,若是现在回府,怕是要被大大责罚的,还不如带着他在庄子上避避风头。等事情淡了,苏清桓再表现表现,说不定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这杨氏为了苏清桓,也是真的操碎了心。还给下人们下了封口令,严禁事情外传,忙完一切后,让下人给董氏传了口信回去,毕竟苏清奺受了不小的伤,肯定要知会董氏一声的。董氏得了信,一个晚上担忧的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庄子上。

    “你来了也好,这孩子太懂事了,在我们面前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过,你好好去安慰下她吧!”杨氏也料到董氏一定会来,只是没成想来得这么早,怕是天还没亮就出门了。也知她心中着急担忧,便也不说什么,直接让她下去了。

    苏清奺的伤看着有点吓人,手上脸上额头上都是血痕血印子,特别是额头上那道伤疤,两侧的肉都有些外翻,可见伤口之深,董氏心疼地直掉眼泪。

    “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呀!”董氏把苏清奺一把抱在怀里,哭的伤心不已。

    “娘亲!”苏清奺见到董氏,从出事到现在一直忍着的泪水才有了决堤的现象。容貌对这个时代的女子有多重要,她比任何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都清楚。那些疼痛、委屈、害怕、担忧,在见到母亲的那一刻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奺儿,奺儿,莫哭,娘在!你放心,天下的好大夫那么多,娘一定不会让你脸上留疤的!”董氏心疼地恨不得能自己替女儿受了这伤。这个女儿从出生起,就身娇体弱,她是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把她养大。好不容易现在身子骨健康点了,又遭逢如此大难,真是让她这个当娘的心都要碎了。

    “娘亲不用担心,明乐公主请了白太医为女儿看过了,说是将养两年就能好,不会留疤。”发泄了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后,苏清奺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听了董氏的话后,连忙从她怀了抬起头来,宽慰道。

    董氏只是听人来报,说是九小姐跌进了刺梨丛中,脸上手上都受了伤,大夫看过并无大碍,再多的也就没有了,所以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清楚。

    “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怎的还牵扯到了明乐公主?”

    苏清奺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细细地说给了董氏听,从他们在路上偶遇明乐公主和宋知晏,一直到自己为了救宋知晏摔进刺梨丛,包括后面杨氏为了苏清桓向明乐公主请罪的事情,都娓娓道来,说的很是详细。她也是为了给董氏提供更多的信息,好让她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对于罪魁祸首苏清桓,她非圣母,自己受的还苦有小哥被冤枉,自然不可能就任由杨氏把这事轻轻皆过。原先没计较是因为身边没靠山,现在靠山来了,自然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苏清奺相信,以董氏的手段,苏清桓绝对讨不了好果子。

    “娘!”这时苏清栎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见到董氏后便哭了起来。“娘,我没照顾好妹妹。出门前我答应您要好好保护妹妹的,我没做到,您罚我吧!”

    董氏摸了摸小儿子的头,知道他这两天经历的担忧和委屈也不少,便安慰道:“这是突然事件,与你没有关系。娘听你妹妹说了,是你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所以她才没有那么害怕。而且在桓哥儿冤枉你的时候,你还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你做得很好!”

    “我没有没有妹妹勇敢,是妹妹提醒了我,我才能没让三哥给冤枉成功的。”苏清栎被母亲表扬后,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根本没有董氏说的那么好,反而是妹妹一直在安慰他,帮助他。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可苏清奺觉得苏清栎比自己更像女人。若是被父亲苏彦武看到他这般动不动就哭,肯定是要责罚的。不过,撇开这些小缺点,他真的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好哥哥。昨天一直陪着她,连端茶送水的活都给他包了,就差给她喂饭了,最后还是夏嬷嬷看不过去,把他撵回去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都是好孩子,母亲定不会让你们白白受此罪的。”董氏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揽进怀中,保证道。

    “三哥他品德败坏,枉为人兄,我不喜欢他。”苏清栎靠着董氏的肩膀,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话切不可在外面提起,知道吗?”董氏很是慎重的告诫苏清栎。苏清栎也知自己失言了,忙点头应下。

    苏清奺不由感叹,古代大家族最是讲究兄弟之间要勠力同心、同仇敌忾,最忌讳同室操戈,自相残杀。可是,在资源完全倾斜于长房嫡子的时代,又有几个能真正做到兄友弟恭?君不见自相残杀的最厉害的不就是帝皇之家吗?不过这话,她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二夫人,明乐公主让人送了玉肤雪肌霜过来,说是给九小姐用的。”平嬷嬷拿了药进来,身后还跟着明乐公主身边的丫鬟春丽。

    “给苏二夫人,四少爷,九小姐请安。”春丽福身行礼,然后又笑着对苏清奺说道:“这是我们公主殿下昨天下午让人快马加鞭去宫里求来的,祛疤效果特别好。让九小姐安心用着,过些时日会再送新的过来的。”

    董氏自是感激不尽,“真是麻烦公主殿下了,烦请这位姑娘先替我们转达下谢意,明日我再亲自上门感谢。”

    让平嬷嬷打赏了春丽并送她出去后,董氏连忙唤来了夏嬷嬷,让她替苏清奺去抹药不提。

    这件事情,看似就这么过去了。可是对这几个孩子来说,却是足以改变他们命运的,只是他们现在还无法知道。

    董氏照顾了苏清奺几天,到底放心不下府中的夫君和两个儿子,在苏清奺再三保证已经没事的情况下,留下平嬷嬷后便匆匆回府了。苏清奺在夏嬷嬷和平嬷嬷的悉心照料下,小日子过得很舒心。手上和脸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一些稍微浅一点的伤口基本上已经看不出来了。夏嬷嬷每天都会给她炖药膳,不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她觉得自己的脸似乎都圆了不少。

    这样罪恶的日子在杨氏收到来自妹妹韩杨氏的一封书信后划上了句号。韩杨氏乃忠勤伯俯嫡次女,当年正值说亲的时候,先是母亲病故,守完三年孝期又逢父亲过世,接着又守了三年,等出孝的时候已经熬成了老姑娘。最后草草寻了一门亲事,丈夫不过是七品小官,后来在苏家的帮扶下,好不容易得了一个福建守备,韩杨氏便随丈夫去福建上任,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这次韩杨氏是带着自己的女儿一同回来投靠自己这个姐姐的。

    “唉,小妹也是个福薄的,没个哥儿在身边守着。现如今膝下只有珺姐儿一个,妹夫三年前一场风寒去了,珺姐儿定下的亲事也出了变故,真真是作孽。这珺姐儿如今也守成了老姑娘,赴了她娘的后尘,可如何是好啊!”杨氏将手中的信交由杨嬷嬷放好,捧着茶杯喃喃说道。

    听杨氏说起这些,杨嬷嬷也是忍不住替韩杨氏感慨,这人跟人真的不能比。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妹,如今姐姐一品诰命在身,儿孙成群;妹妹却是一介布衣,丧子丧夫还要带着一个为婚事犯愁的老闺女。“不管怎么说,还有个女儿呢!若是以后韩姑娘嫁的好夫君,六小姐就等着享福了。”

    韩杨氏虽是杨氏唯一的妹妹,在杨府中却是排六,杨嬷嬷还是按着旧时的称呼唤她六小姐。

    “小妹是个心气高的,一般的人家她哪里看得上,不一般的人家又怎么愿意。”杨氏也是头疼,韩珺二十有一,年纪真说起来还不算什么大问题,关键是她的家世实在是不入流。

    杨嬷嬷想起心高气傲的六小姐也是无话可说。韩杨氏是嫡幼女,长得又好,从小就极得宠爱,养的她骄纵任性,目下无尘的性子。当初不是没说过好人家,是她自己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上,真是觉得自己配个皇子做正妃都是够得。结果没等选到合心意的,就接二连三守孝守成了老姑娘,最后嫁了个不入流的小门小户。真是时也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