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超神学院的龙族 > 第一百二十七章:命运?
    吃过晚饭,趁着夜色正浓,几人也开始闲逛了起来。

    他们就像是游客,在自己喜欢的景点,游览,时不时驻足点评。

    奥丁广场

    望着那尊屹立在铜座上的巨大雕像,几人思绪万千。

    这算是他们的最后一站,周围沸腾的混血种,也相继离去。

    深夜出行,美人相伴,自然不想被他们打扰。

    卡塞尔学院设有礼仪,心理等诸多课程,让他们明白再继续打扰下去恐怕会引起“特招生”的不悦。

    而且他们大多出自贵族之家,那种刻入骨髓的礼仪也不会允许他们扰人清净,当然,除非忍不住。

    暂定的s完全有资格让他们选择跟随,但远处草坪那个不知何时被打晕的倒霉蛋提醒他们,慎行。

    “奥丁......”

    嬴晨抬头望着那巨大的雕像,脑海中回忆起记忆中字迹阅读那本书籍的画面。

    对于奥丁他了解的不多,虽有很多猜测,但大多不值一提,那些自己都否认的“真相”怎么可能是真的。

    “奥丁,神话中昔日的诸神之王,曾于太古战争中与我们一起对抗过龙皇,尼格霍格。”

    夏弥语气低沉,似是回忆起来遥远的往事。

    深沉的声音从她口中念出,就像是将尘封的大门打开,透露着无尽的历史沧桑感。

    “古往今来,唯有三位存在可以改变血统,奥丁便是其中之一,祂曾建立英灵殿堂,强行提升无数混血种甚至龙类的血统。”

    夏弥昂首背对那漆黑似乎无边无际的黑夜,直面那巨大的雕塑,语气凛然。

    “远古战争中,我们与白之王奋战,奥丁命令祂那数之不尽的英灵大军发动叛乱,最后更是掷出那代表必中的长枪,贯穿龙皇的心脏,将那至高的龙皇斩杀。”

    “我们将祂巨大的龙尸放置在祂的王座,一座永不融化冰山,祂的血液染红了世界,将冰山融化,巨大的龙翼垂过山峰。”

    说到最后夏弥一双金色的黄金龙瞳猛然亮起。

    “祂终究会复苏,吞噬世界,昔日所有的逆臣都将被祂一一斩杀,没有例外。”

    苏媚看到夏弥那落寂的神情,有些心疼,但她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因为她没有经历,所以她不明白,因为她弱小,她甚至连战争的余波都撑不住。

    嬴晨和白灵也是陷入了沉思,回忆起曾经的风景,虚空真的是无敌的吗?

    在他们逃离超神宇宙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成为了懦弱者,丧家之犬。

    就连对抗的念头都生不起来。

    吞噬宇宙,沾之必死,紧紧只是一道子虚乌有的注视可能便会为那无限膨胀的宇宙带来终焉。

    种种念头拂过脑海,回忆起系统曾经提及的种种概念,再回神,虚空仿佛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心魔。

    悄无声息,甚至自己这数十年下意识的忽略,让他感到惊恐,冷汗直流,一股压力从天而降,似要将它压垮。

    如果将虚空比之尼格霍格,自己比之夏弥,那不可战胜的命运似乎都是相同的。

    只不过祂们好歹还存在战胜的希望,而自己真的有可能战胜虚空吗?

    “所谓命运并不是那么好打破的,我们将它称作命运的那一刻,不就注定了它的无解吗?

    所有的一切的都是命运的安排,都是注定。”

    “不过.......”夏弥眼中的落寂消失,就像被微风吹到了黑暗的深渊,再也不见,她笑了起来。

    “凭什么祂的预言就是注定的命运,我还说我们这是一部龙族下克上的逆袭呢”

    她眼中仿佛闪着光,光芒愈来愈盛,声音也更加有力。

    “这本书不叫做龙皇重生,而是一部史诗级的逆袭,是一步雄跨万万年的神话。”

    “你说是不是啊,嬴晨。”

    夏弥一转先前深沉的姿态,一脸的讨好。

    “.....”

    嬴晨被这一出给整无语了,这神奇的转变,就像一下子从幼儿频道跳到成人频道一样,跨度也太大了吧。

    你还我之前的感动,还我的感叹。

    不过我答应了。

    嬴晨嘴角微微上扬。

    “我会帮你战胜尼格霍格的,保证。”

    嬴晨挺直腰板,郑重地说道。

    这话不仅是对夏弥说得话,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话。

    虚空终会吞噬所有的宇宙,届时自己要逃到哪去?

    无处可逃,无处可逃!

    漆黑的瞳孔中似乎燃起名为希望的光。

    让夏弥一愣,有些失神,那发自内心的话语被她感受到了。

    无关力量,就像重燃了某种信念,残破蒙尘的烛台重新绽放微弱的火光。

    她嘴角扬起,露出绚丽的笑容,气质突然大变,一股豪迈出现在她身上。

    仿佛旧时大将在征伐时的举杯共饮,庆祝战争的胜利。

    “借你吉言,谱写命运。”

    “愿”

    白灵在远处看着这一幕,眼神中仿佛闪烁着光,那是欣喜,是激动。

    她是由哥哥创造的造物,在最初她更曾是他的延伸,所以对于哥哥的情况她最是了解不过。

    最初始他是一个安全感极低的任,所以他追逐于力量,甚至主动放弃性格中的软弱。

    而在得知虚空降临后,他变得更加急迫,因为那触及到了他的本质,那由力量赋予的脆弱安全感猛然破碎。

    就像是一个衰小孩,当然不是路明非那种,他就像一个普通的至极的人或许还要多加一点自卑。

    对,是自卑,不愿意麻烦他人,甚至不敢面对他人的期待,害怕自己无法完成,让他失望。

    有些人他其实很怂,但讨厌麻烦,他明白人性的丑恶,所以他会在人触碰到他底线的时候,展现出他疯狂的一面。

    他拼命地维护自己脆弱的安全感。

    试图要一切都威胁不到他,但一但失去威胁便会迅速沉沦,失去追逐的目标。

    不伦不类,这是最直接的评价。

    既没有追逐于力量的心,又没有那隐居世间的心态,宁愿自我欺骗,也不让自己直面真相。

    不过不得不说,哥哥伪装的很像,他觉得自己成为了掌握自身的强者就应该要有强者的姿态。

    所以一副要强的面具便自然而然的待在了他的脸上,日积月累,岁月过迁,在世人面前,那边就是他最开始的姿态。

    她知道,也了解,但她却没有直接了当的打碎哥哥的幻想,而是悄无声息的引导。

    所有的一切都有着寂灭的时候,那是终焉的一刻,虚空终将吞噬一切,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他们拥有穿越宇宙的梦里,那为什么不尽可能的过完这漫长的一生呢,那时即使到了最后,也不会有遗憾吧。

    但很可惜,今天那个梦粉碎了,不过却没有彻骨的冰冷与痛苦,而是希望的光。

    无所谓。

    白灵嘴角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她很开心。

    其实白灵并不在意其他,不然她也不会试图引导,她存在意义便是追随哥哥,不论发生什么只要哥哥开心,那她就开心,因为啊,这就是她的意义所在。

    嬴晨也在笑,看着眼前的夏弥笑,看向奥丁的雕塑笑。

    他觉得今天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再一次找到了目标,自己似乎又有了变强的动力,这无疑是值得庆祝的。

    至于其他,以后再说,时间很满长,在漫长的跨度中,维持自己的本心,维持自己对某件事的执着才是最重要的。

    总之,他要开始思考之后的道路了,元素化之后道路,该怎样变化呢。

    问题很难,但总有办法,时间很长,他总能做到。

    了却一番心事,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后,他们便也没有了兴致。

    不紧不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一路上狗仔无数,甚至时不时窜出来几个女粉丝,但嬴晨都无视掉了。

    这东西没什么用,不如多总结总结先前学习的知识。

    自己还是赶紧趁着今天热血沸腾的劲头去思考会,沉浸在知识的海洋吧。

    嬴晨委婉的让这个女粉丝多喝热水,随后被白灵拉走了。

    不然自家妹妹就要生气了。

    嬴晨躺在床铺上有些愣神的看着眼前的天花板,懵懵的。

    回忆起前几秒的事情就莫名其妙。

    “明天还要体测,后天还有3E考试,早点睡吧。”

    妹妹先是把苏媚和夏弥三下五除二塞回宿舍,然后拍了拍他的头把他扔到床上,最后对他说了句早点睡就走了。

    嬴晨稍稍回神,顿时一阵卧槽。

    “裤子都脱了,玩这个?”

    算了算了,重拾学业,做回自己,从今天起一天睡一个小时就好了。

    虽然混血种还保留着人类作息的习惯,但他不一样,要特殊一点点,每天只睡一小会就够了,精力绝对回满。

    回忆了下今天夏弥的话,继续坚定信念。

    平时的日常应该用不了多少精力吧,念及于此,他将八分之八十的精力开始转移。

    “炼金,科技,波粒叠加态的意识流,永生......概念吗?”

    清晨

    凌晨的光透过落地窗照了进来,晨曦落在宿舍的门口,那里站着一位少年,沐浴着阳光,提着手中的行李。

    他打开宿舍门,看到一侧静坐的嬴晨似是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然。

    随后小心翼翼的提着行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虽然这位同学表现很怪,但他似乎真的睡着了,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他好了。

    感知到周围有生命接近,嬴晨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睁开眼睛,看向眼前这个正在仔细整理铺盖的人。

    一头黑色短发,俯身整理床铺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仔仔细细的考古人员,严丝不苟,生怕将这珍贵的古董损伤。

    嬴晨也没说话,继续打量这个新的室友。

    他有些奇怪,今年毫无疑问还没到开学季,而这个少年明显是一副刚到的样子,难道这个新同学也是特招?

    那现在自己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打招呼的话要怎么开头呢?

    他有些纠结了,正常的交际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了,而且现在又是低配的状态。

    “咳咳”

    犹豫再三,嬴晨还是决定随便打个招呼,权当认识一下。

    以卡塞尔学院的招生来看,不少的学员应该都是贵族,都挺会说话,不至于让自己尴尬。

    正在耐心整理生活用品的少年猛的转身,抬头看向身后的声源。

    也不怪少年的突然警戒,毕竟在一个安静到寂静的宿舍突然响起了声音,而且还是毫无预兆的响起,没有一丝前兆。

    “楚子航,请多多关照。”

    楚子航平复下自身方才的激动的心情,以那副淡漠的姿态说到。

    这话不像是一句热情的介绍,倒是来自杀手的威胁,仿佛你要是不按照杀手所说的做,他就会拿刀架住你的脖子一样。

    “嬴晨”

    嬴晨从床上走了下来,微微点头,算是认识了。

    他明白了,原来是楚子航,那就解释得通了。

    卡塞尔第一例自主找来的混血种,曾误入尼伯龙根与其父觐见过奥丁并幸存,有着高危言灵君焰,未来的狮心会长。

    同时也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而且还是个面瘫,如果是他的话,这么说话倒是正常。

    但为什么会是现在入学,时间好像对不上。

    但他很快便释然了,自从他们降临后,这个世界所谓的命运已然开始崩溃了。

    就算是路明非现在入学他甚至都会拍拍手,庆祝所谓的剧本开场。

    随后两人之间便没有了对话,仿佛陷入了沉默的深渊。

    两人其实都不怎么擅长说话这门艺术,就如同之前嬴晨在观察楚子航一样,楚子航现在也在观察他。

    他的五感一向敏锐,打篮球,他即使遮住双眼,仅靠听力便能预判到球的位置。

    自从觉醒了血统后,更是出现了大幅度的提升,如虎添翼。

    听声辨位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他甚至可以通过听取按键声来推断按键的数字。

    但方才自己明明没听到任何的声音预兆,就像是凭空出现,如果不是想到身后还有一个奇怪的室友恐怕在第一时间内他就要拔刀了。

    “我也是刚到两天,算是和你一样是特招生。”

    嬴晨试图拉近双方的距离,毕竟自己之后的一段岁月要与对方一起了,那有些小事也许就需要这个未来的狮心会长办了。

    “嗯”

    楚子航依旧是那副面瘫脸,这是他一贯的做派。

    对于与人的礼貌,他自然是懂得,实际上他的妈妈也经常让他多笑一笑,但做不到。

    或许是天生如此,也或许是悲惨的经历与噩梦每天困扰着他,在消磨他的快乐。

    “........”

    算了,随缘吧。